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

致现在的我 | 来自5年后的自己

2015-07-14

文/FreeGrit

前几天,天我在想个问题,

“以我现在的心智,我会对5年前,10年前,的自己说些什么,有何忠告?”

10年前,初中。

  • 或许,不该放弃计算机竞赛
  • 不要退出数学竞赛
  • 周末上个英语新概念班吧

5年前,大学。

  • 用更多时间去积累英语,看原著小说
  • 越早地系统学习投资理财,并去实践
  • 越早地去实习兼职一段时间,体验有后收入的感觉
  • 大一就学游泳,别浪费学校新游泳馆
  • 大二开始的健身,别中断
  • 上面的时间,从玩游戏中挤出来
  • 大一周末别去学法语
  • 去尝试各种奇奇怪怪的点子,学习各种奇奇怪怪的技能

我不是在后悔,没有以前那些所谓的“弯路”,不会有现在我这个“我”,没有现在我的心智认知水平。我是在想,这些事中,有何共同特点,哪些是我现在可以弥补的,哪些避免以后再犯同样错误的。或者,我们站在5年以后,设想下,未来的自己,会给现在的自己哪些忠告?想象下5年后的自己,期望中,是在干什么,过着什么样的生活。那时候,可能遇到哪些问题,可能有哪些“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情景。

首先想到的是,那时候在工作,肯定是时间更加少,比现在更多的压力(工作、家庭(适婚年龄,未来婚姻带来的各方面压力))所以突然发现,在读研究生的这两年,是我能把握住的,压力最小、时间最多的两年了,是你可以去尝试你自己想做的事情的两年了,并且是在你有一定的阅历、认知和想法后,能去尝试一些有意义有效率的事情的。所以说是这是非常黄金的两年,你有时间,有稍成熟的心智,有想法,压力少,试错成本低

那么,最最重要的就是,你还会愿意把这两年的钻石般的业余时间,去挥霍吗?哪怕是一点点,你舍得吗?

所以你觉得看英文原著有趣,就去看;知乎看别人6个月做出个贪吃蛇、打砖块游戏,心里痒想学编程,就去学。想系统学理财投资,就去学理论并去实践。学会计,就去关注下你专业领域的公司的财报等等。这么多事都想干,没时间?那就挑自己最想做的两个,疯狂地花时间去做,去体验,去开心学。

记得自己在微信朋友圈的第一个分享,是一个TED演讲:“Why 30 is not the new 20”,作者认为,20岁不早了,不能给自己“我还年轻,可以挥霍”的借口了。二十岁,就该是去做你想要的工作、新的起点,去有意识地选择你想要的人和事,就该有紧迫感和野心了

今天又看了一遍,摘录些比较赞的句子。

  • The best time to work on your marriage is before you have one
  • “二十几岁时的约会就像玩抢座位游戏。 大家跑来跑去,乐在其中, 但到30岁左右音乐就停掉了, 大家一个接一个开始坐下。 我不想成为唯一一个站着的人, 因此有时候我觉得我和我丈夫结婚的原因 就是因为在我30岁时他是距我最近的‘椅子’。”
  • Whatever it is you want to change about yourself, now is the time to change it.
  • 30 is not the new 20, so claim your adulthood, get some identity capital, use your weak ties, pick your family. Don’t be defined by what you didn’t know or didn’t do. You’re deciding your life right now.

这是双语字幕版:
Why 30 is not the new 20(文本:Meg Jay: 为什么30岁不是新的20岁)

来自:惜墨,原文地址:http://www.apple4.cn/2015/07/8986/

Meg Jay: 为什么30岁不是新的20岁

当我20几岁时, 我见到了我的第一个需要精神疗法的病人。 当时我是一个在伯克利大学读临床心理学的Ph.D学生。 她是一位叫Alex的26岁女性。 第一次会面时Alex穿了 牛仔裤以及略微不修边幅的上衣, 进来后直接坐到我办公室中的沙发上, 踢掉她的鞋子, 然后跟我说她是来跟我讲男性问题的。 当我听到这个时,我松了一口气。 我的一个同学的第一个病人是一个纵火犯。 (笑声) 所以说我有一个二十几岁的人想跟我谈谈男生。 我以为我能处理好这事。

但我没能办到。 Alex在每一次会面时都会带来好笑的故事, 因此对我而言点点头, 不断拖延出结果的时间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情。 Alex会说“三十就是新的二十”, 而且就我知道的,她是对的。 工作要以后才有,结婚以后才有, 孩子以后才有,连死亡都是以后才有。 像Alex和我一样是二十几岁的人除了时间外一无所有。

但没过多久,我的监督就催我 开始推动Alex的爱情生活。 我拒绝了。

我说:“没错,她现在在约会, 她和一个笨蛋同床, 但这并不表示她会和他结婚。”

然后我的监督说: “现在还没,但她可能会和下一个这样的人结婚。 再说,在Alex的婚事上花费精力的最好时间 就是在她结婚之前。”

这就是心理学家们所说的“原来如此!”瞬间。 在那一瞬间,我明白了三十岁并不是新的二十岁。 没错,人们比以前更晚安顿下来, 但这并不说明Alex的二十几岁这个时间段是她的发展低谷。 这使Alex的二十几岁一个发展的良好时期, 而我们就坐在那儿荒废它。 这时我才明白这种“善意的疏忽” 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而且它有严重的后果, 不仅是对于Alex和她的爱情生活 也对于各地的二十几岁的人的 家庭与未来。

现在美国有大约5千万 二十几岁的人。 这大概是总人口的15%, 或者说100%如果你考虑到 没人能在不经历二十几岁这个阶段的情况下 经过成人期。

如果你是二十几岁的话举一下手。 我非常想在这儿看到一些二十几岁的人。 太好了!你们都棒极了。 如果你和二十几岁的人工作,如果你爱一个二十几岁的人, 如果你因为二十几岁的人而失眠,我就想看到— 好的。棒极了,二十几岁的人非常重要。

我专门研究二十几岁的人,因为我相信 这5千万个二十几岁的人中每一个 都应该知道每一个心理学家, 社会学家,神经学家以及生育专家 都知道的: 那就是把握你的二十岁这一个阶段是最简单的, 但又是最有影响力的你能为 你的职业,爱情,幸福, 甚至是全世界做的事。

这不是我的观点。这是事实。 我们知道一个人的一生中的80%的最重要的时刻 发生在35岁。 这就意味着每10个 决定你的生命会是什么样的 的经历与“原来如此!”时刻 中有8个发生在三十岁中旬。 超过40岁的人,别慌。 我估计这个观众没问题。 我们知道一份职业中的前10年 对于你将会挣多少钱 有非常大的影响。 我们知道超过一半的美国人 30岁之前就和终生伴侣结婚, 同居,或者在约会。 我们知道大脑在你二十几岁时 为了适应成人期 达到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成长期的高峰, 这说明无论你想改变你自己的什么, 现在就是改变它的时间。 我们知道相比人生其他阶段 二十岁时的个性变化最大, 而且我们也知道女性的繁殖能力在28岁时达到峰顶, 到35岁之后事情就有点难办了。 因此你的二十几岁这个时间段就是 告诉自己自己的身体状况以及未来的选择的时候。

因此当我们说到儿童发展, 我们都知道前5年是大脑发展 语言和爱慕的关键时期。 这是一个你的每日生活都会对你的未来 产生巨大影响的时间段。 但是我们听到的比较少的就是有一个东西叫 成人发展,而我们的二十岁这个阶段 就是成人发展的关键时期。

但这并不是二十几岁的人所听到的。 报纸在描述成人的时间表的变更, 研究人员把二十几岁叫做延长的青春期。 新闻记者在给二十几岁的人附加愚蠢的外号, 比如“中间者”和“成年儿童”。 这是真的。 作为一种文化,我们把实际上是成人期中最重要的一个十年 列为不重要的东西。

伦纳德 伯恩斯坦说过如果想办成大事, 就需要一个计划和不足够的时间。 这不对吗? 所以说当你 拍一个二十几岁的人的头然后说: “你还有额外的十年才开始生活”时你认为会发生什么? 什么也不会发生。 你剥夺了那个人的紧迫感以及志向, 但是什么都没发生。

然后每天就有像你们的儿子或者女儿一样 既聪明又有趣的二十几岁的人 跑到我的办公室跟我说 “我知道我的男朋友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 但这段感情不算数。我只是在消耗时间。” 或者是“大家都说只要我在30岁之前 开始我的职业就没问题。”这一类的话。

但后来他们就开始讲: “我的二十岁快结束了,但我没什么可以展现的。 我毕业那天最好写写自己的简历。”

之后他们开始讲: “二十几岁时的约会就像玩抢座位游戏。 大家跑来跑去,乐在其中, 但到30岁左右音乐就停掉了, 大家一个接一个开始坐下。 我不想成为唯一一个站着的人, 因此有时候我觉得我和我丈夫结婚的原因 就是因为在我30岁时他是距我最近的‘椅子’。”

这里的二十几岁的人在哪儿? 别做这种事。

好吧,刚才那听起来可能有一点轻浮,但是别搞错, 在这里筹码非常高。 当很多事情被推到三十几岁再做时, 在你的三十岁这个阶段就有在极短的时间内 开始一个职业,挑选一个城市,找到一个伴侣 并且生几个孩子的巨大压力。 这些事情中有很多是不兼容的, 而且就如研究开始表明, 在三十几岁这个阶段同时完成这么多事 的压力以及难度实在是太大了。

上个千年之后的中年危机 不在于能否买一辆红色的敞篷车。 是在于发现自己的职业不是自己想要的。 是在于发现你无法生你想要的孩子, 或者无法给自己的孩子一个同胞。 有太多太多的三十几岁的人和四十几岁的人 先看看自己,然后看看坐在房间另一边的我, 然后讨论他们的二十几岁这个时间段。 “我当时在做什么?我当时在想什么?”

我想改变二十几岁的人 的所做与所思。

我来讲一个关于如何这么做的故事。 这是一个关于一位叫Emma的女性的故事。 25岁时,Emma来到我的办公室 因为她,用她的话来讲,正在经历一个身份危机。 她说她认为她想从事艺术 或者娱乐,但她还没决定, 所以前几年她花在做服务员上了。 因为比较便宜,她和她那 展现脾气比志向更频繁的男朋友住在一起。 而无论她的二十几岁有多么困难, 她以前的生活更困难。 她在会面时经常哭, 但会说“你无法选择你的家庭,但是你能选择你的朋友。” 然后平定下来。

有一天,Emma走进来, 把头放在膝盖上, 然后哭了近一个小时。 她刚买了一个新的地址薄, 然后她花了一个上午填她的联系人, 但是她只能呆呆的看着 “在紧急情况下,请拨打..." 这一串字后面的空白。 她近歇斯底里的看着我并说: “如果我出车祸了谁会照顾我? 如果我的癌症了谁会照顾我?”

当时,我花了很大力气 才避免说“我会”。 但Emma需要的并不是一位非常非常关心 她的治疗师。 Emma需要一个更好的生活,而且我知道这是她的机会。 自从我在Alex身上下功夫后我学到了很多, 所以我不会让Emma那具有决定作用的十年 就这么流逝掉。

所以在接下来的几周和几个月中, 我告诉了Emma 三个每个二十几岁的人,不论男女, 都应该听到东西。

首先,我告诉Emma忘了她的身份危机 然后开始积累身份资本。 我所说的“积累身份资本”就是指 为你自己增加价值。 做一项对你接下来想是什么样子的 的投资。 我当时不知道Emma的职业的未来, 而且没人知道自己的工作的未来,但是我知道这些: 身份资本会招来更多的身份资本。 这是接受那份跨国职业, 那份实习和你想试试的那个起步的时候。 我不是在漠视二十几岁的人的探索, 但是我在漠视毫无意义的探索, 而且那些按道理来讲不能叫探索。 那叫拖延时间。 我叫Emma试验各种工作而且让它们算数。

其次,我告诉Emma城市部落被高估了。 找好朋友来搭车至机场很棒, 但二十几岁的人若和思维方式 相似的同龄人聚在一起,他们所知道的人, 他们所知道的事,他们的思维方式,他们的讲话方式 以及他们的工作地点就会受到限制。 那个新的资本,那个新的可以约出去的人 几乎总是从内部圈子之外来的。 新的事物从我们所谓的微弱的联系中来, 比如我们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 是的,大概有一半的二十几岁的人未就业或者未充分就业。 但有一半不是这样的,而微弱的联系 就是把你自己加入那一个团体的方式。 有一半的新职位不会被张贴出来, 而联系到你的邻居的老板 就是你拿到那份未被张贴的工作的方法。 这不是作弊。这是关于信息如何传递的科学。

最后,Emma相信 一个人不能选择家庭,但可以选择朋友。 在她的成长过程中这是没错的, 但作为一个二十几岁的人,很快Emma就要通过 和某人结伴,创造一个家庭 来选择她自己的家庭。 我告诉Emma选择家庭的时间就是现在。 你可能会认为30岁是一个 比20岁,甚至是25岁更好的 安定下来的时间, 而且我也同意。 但当你在别的人开始进入结婚礼堂时 抓紧和你同居或睡觉的人 不叫进步。 在婚事上下功夫的最好时间 就是结婚之前, 意思就是对待爱情就要像对待工作一样 富有意识。 选择家庭就是有意识的选择 你想要的人和物 而不是单单想让事情成功或者和 选择你的那个人浪费时间。

那Emma后来怎么样了? 嗯,我们翻了翻那个地址薄, 然后她发现她的一个老室友的一位亲人 在另一个州的一个艺术博物馆工作。 那个微弱的联系帮她在那里找到一份工作。 那份工作给她一个 离开她的同居男友的理由。 现在,5年过去了,她是一些博物馆的特殊活动规划者。 她和一位她有意识地选择了的人结婚了。 她爱她的新职业,她爱他的新家庭, 她还给我一张上面写着 “现在紧急联系人一栏 似乎不够大了。”的卡片。

Emma的故事让这件事听起来非常简单, 但这就是我喜欢和二十几岁的人工作的原因。 要帮助他们实在太容易了。 二十几岁的人就像刚离开洛杉矶国际机场的 目的地在西边某地的航班。 起飞之后,航线的一个小调整 就是落在阿拉斯加还是落在斐济的区别。 同理,在21岁或者25岁甚至是29岁时, 一个好的聊天,一次好的休息, 一个好的TED演讲可以对接下来的 几年甚至是几代人有非常大的影响。

这里给出一个值得传播给 每个你认识的二十几岁的人的想法。 它和我学到的该跟Alex说的话一样简单。 它就是现在我有权利 每天对像Emma一样的二十几岁的人说的话: 30岁不再是新的20岁,所以把握好你的成年时期, 积累一些身份资本,利用你的微弱联系 并且选择好你的家庭。 别被你不知道的事或者没做的事 定义。 现在,你就在决定你的生命。 谢谢。 (掌声)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