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

别黏得太紧,也别离得太远

2015-07-14

上一代人的婚姻架构里,很少因为刻骨铭心的爱,大多数人结合的前提大约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以及还不算太讨厌觉得可以过下去的对方”,然后结婚、生子、白头到老。所以他们的爱是有方向感,在岁月中逐渐走向他们所设想的样子。

是的,比如我的父母。

年轻人是很难理解父母辈的婚姻,怎么能够在还没有爱到海誓山盟就草草许给了对方一辈子,就比如二十岁时候的我,经常问父亲:你为什么会娶母亲?然后转身问母亲:你们相亲在一起就没觉得异样吗?而他们总坐在电视机前,一个织毛衣,一个看报纸,异口同声地说:你还小。然后相视而笑。

父亲与母亲知青返乡之后,回到城里,已是近三十岁了。那个年代的三十岁是真正的“圣斗士”了,经过全民搜寻之后,父亲与母亲相亲了。半年后,两个人就领证结婚了。我的父亲从不否认,在与我母亲之前,在二十出头荷尔蒙爆发的年代里,也曾轰轰烈烈地恋爱。就像我的母亲说,有时,缘分可以让你们相识后婚姻再相爱,到最后依然白首不分离。

婚姻,是一场不可以分胜负的拔河比赛,是这样说的吗?任何一个人赢了,另一个人就会输,而赢的那个也会应声倒地。我发现,婚姻里,母亲是个聪明绝顶的女人。她始终遵循着按需供给。

母亲几乎是对父亲的前一段感情了如指掌的。我出生那会,那个女人的来找过我父亲,此时,她也早已嫁人。大约是恭贺我父亲成为了“爸爸”,拎了许多的小孩衣服来看我。母亲见了她,和父亲说,你们出去看电影吧,难得相聚。然后,抱着还只有一岁的我回了卧室。本以为会吃了饭再回,结果过了大约两个小时,父亲就回来了,因为电影散场了。这事是父亲与我说的,他第一次发现,母亲早已替代了那个女人的位置。后来,女人偶与父亲有联系,时而电话,时而吃饭,时而送土特产,母亲都是知道的。前一次,是知青的儿子的喜宴上,父亲早知道会相逢,问我母亲的意见,大约是如果不方便就不去了。母亲一边打着毛衣一边说:怎么能不去呢,当是去会会老朋友咯。其实,父亲心里是随意的,毕竟路真的很远,犹豫不决时,倒是母亲执意让他去。于是,我帮父亲给那个女人发了个信息,意思是,可以一同前往。

我后来问母亲:这个女人的存在不觉得异样吗?母亲说,你父亲心中有或者没有她,都不是我可以决定的。你拉得越近,他走得越远。

三毛说过一句话:风淡云清,细水长流何止君子之交,爱情不也是如此?这么多年,我确实从没有见过他们在人前人后有任何亲昵的动作,甚至于家庭宴会之外,他们两个人很少一起出席,除非特别重大的聚会。但我对他们婚姻关系里的角色是有敬意的。母亲懒与父亲一同出去应酬,父亲也从不混入母亲的小圈子。白天的时候,父亲上班,母亲在家干家务;晚上呢,母亲坐在电视机前做手工,而父亲是一大捧的报纸坐在凳子上,谁也不理谁,待到约定的时间,两个人才上床睡觉。他们偶尔一拍即合地出去旅行,在旅途中,若是有了各自想去的地方,便背包自己走,然后到了晚上再汇合;时常去外地吃饭,实在统一不了意见时,索性自顾自吃,吃完再碰头赏景。对于各自来说,生活这个巨大的盒子,是可以供他们两个个体在里面相敬如宾又肆意打滚的,谁也不愿意越了谁的雷池,谁又可以是谁最亲昵的伙伴的。

我记得结婚的前一天,母亲与我彻夜长谈,她用她三十多年的婚姻生活,只告诉我一句话:别黏得太紧,也别离得太远。如今看来,真是最好的宝典。(来源/谢可慧的村庄,文/谢可慧)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